• 阅读 2338
  • 喜欢 12
  • 评论 0

在未来世界里,科技成为我们的“好朋友” !

超现实反思动画短片(中国动画人制作)

案例 文 / Nico    2019-08-02

手机已经成为我们最重要的生活用品

遇到任何问题我们都会下意识的去拿手机

心里最深的秘密也只敢在手机里吐露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我们十分信任手机

手机也好像比任何人都了解我们

 

那么将来,还会有什么颠覆性的体验?

 

如果在不久的将来

有个“Best Friend”的产品取代了电脑和手机的功能

还能创造只为你服务并且只有你能看见的“最佳好友”

有社交恐惧的人可以沉浸在自己创造的完美世界里 

成为了新生代人类生活中的必需品

你是如何看待?

 

动画短片 《Best Friend》

(本片荣获动画界奥斯卡安妮奖最佳学生动画)

 

现在是丢什么都不能丢手机

未来可能是丢什么都不能丢“Best Friend”

 

这部超现实意义的动画短片

创意就是来源于一次丢手机的体验

 

2016年沈毅(短片导演)只身前往

全球最著名的动画艺术圣殿名校Gobelins高布兰学院学习

刚到巴黎的他英语不太好,法语更是不会

手机理所应当成了应对日常生活的必需品

 

 

某天晚上沈毅的手机被抢了

生活变得格外困难

然而这次意外的经历

也给了他创作毕业作品的灵感

这个想法也和班上几位同学不谋而合

几位同学几乎都有有被抢的经历

都能在Arthur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高布兰的团队合作模式是是每个人都是导演

好在五个人各有专长

几人分工合作效率很高

 

幕后花絮

 

沈毅主要负责男主Arthur和劫犯的角色设计

眼袋的设计是重点

体现Arthur过度使用Best Friend

另外溜肩驼背也是想让他看起来风不讨人喜欢的样子

有趣的是结果画着画着

班里同学都问沈毅为什么要天天自己画自己

 

(是不是和本人有那么点像)

 

片中抢去男主Best Friend的抢劫犯

人物设定是社会底层人物

深陷Best Friend世界中的他无法自拔

只有用不择手段的方式来维持短暂的梦境

额头两边的疤就是证据

 

 

 

抢劫犯的人设上是对照着Arthur来做的

因为抢劫犯与Arthur都是孤独的受害者

Arthur可能是抢劫犯堕落前的过去

而抢劫犯也可能是Arthur未来会变成的样子

 

 

 

Nicholas主要负责Cami

所有虚拟朋友与在片中出现的路人设定

所有片中出现的虚拟朋友

其实是我们手机上各类app的外化表现

邮箱、游戏、相机、音乐、天气、社交媒体

和各种来自电影游戏虚拟世界的角色

 

 

 


后来加入的David负责片中的广告与最终LOGO与产品界面的设计

 

 

美术主要沈毅、Nicholas和Varun3人确定下来的

深受意大利设计师Joe Colombo的启发

三人都特别喜欢60年代的科幻风格

整体的大方向上一开始就达成了共识

 

Varun主要负责场景设定与色指定

黄色是一个看似十分温暖的颜色

但同时也能给你一种病态的压抑

这是Best Friend产品的颜色

同时也是本片的主要基调

 

 

前期沈毅主管故事版与动态分镜

Juliana辅助他

Layout阶段是沈毅和Juliana负责Posing Layout

Varun、Nicholas和David做BG Layout

 

Juliana是动画指导她把握全片动画节奏

沈毅负责修改每个镜头的人物动作与形态

David负责所有屏幕里的Motion Graphic和片头片尾字幕

与此同时Varun和Nicholas在全速画背景

 

 

 

 

后期特效与调色由Varun主导,David辅助

沈毅与Juliana几乎是不断地在“收拾”动画一直到最后

Nicholas机动性比较强基本就是到处救火

 

接近6分钟的故事

只有5个人的团队怎么完成?

这里沈毅表示非常感谢学院20个同学们的帮助

感谢他们在动画上的支持!

 

 

可能这支短片并不是很完美

对于未来科技的想象只聚焦在聊天和陪伴上

少了很多科技上的畅想

但对于本片的立意来说

Best Friend与现在的手机一样

对有些人来说只是应对生活的工具

对有些人来说则是实现自我逃避的完美毒品

 

 

当虚拟的成了戒不掉的瘾

痛苦反而会翻倍增长挤压曾经的快乐

Arthur选择麻醉自己沉溺虚拟

你呢?

 

今日评论区小话题

你怎么看待“best friend”?

 

如需接洽以上制作团队

请联系TVCX客服人员

 

转载声明:本文版权归红视子TVCX.com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